【尋訪身邊的榜樣】積小成大 無“微”不至——記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微電子專家黃曉東教授

發布者:李震發布時間:2019-05-13瀏覽次數:1350

四月的南京,細雨蒙蒙,梧桐參天,生機盎然。午后的四牌樓校園,寧靜幽美,一片片嫩綠新葉,競相生長;一陣陣清風拂來,令人心曠神怡。4日下午3點南高院東側的東南大學MEMS教育部重點實驗室內,筆者采訪了我校微電子專家、80后教授黃曉東。

初次見面,黃曉東主動向我們打起了招呼,熱情地給我們端了一杯溫開水。采訪中,他始終面帶微笑,認真聆聽著我們的提問,耐心細致地作答。黃曉東“平凡而又不凡”的精彩人生,讓筆者深刻感受到他的儒雅謙恭、睿智擔當以及對學術孜孜以求的執著精神。這些“閃光點”從他言談舉止中不經意地流露出來,不炫目卻很柔和。

作為我校青年教師骨干,黃曉東長期堅守科研教學第一線,從“微納電子器件”研究到攻關“微能源”,潛心學術,無“微”不至;在學生心目中,黃曉東學識淵博而不自傲,治學嚴謹而不嚴厲,愛崗敬業,潛心育人,無微不至地關愛每一位學生;在周圍同事的眼里,黃曉東是一位各方面都值得稱道的好老師,他總是盡己所能地服務集體、幫助別人,積小善為大善,一撇一捺之間盡顯責任意識和擔當精神,用實際行動詮釋了“止于至善”的校訓真諦。

“做研究的人要勇于突破自己的舒適區”

2001年黃曉東考入東南大學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2005年他放棄免研外校的機會,以學院總分第一的成績考入本校微電子與固體電子學專業。碩士畢業后他加入全球第二大的DRAM芯片公司——Qimonda。2009年初,一個偶然的機會,黃曉東毅然辭去安逸的外企工作,申請到香港攻讀博士學位。其間他回到母校“暫住”一個月,突擊英語。考完托福后,在獵頭公司的撮合下他又到中興通訊南京研究院短暫地工作了幾個月。2009年9月黃曉東前往香港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并提前畢業,成為他的導師從教近30年來唯一一個提前畢業的學生。其后他在香港科技大學從事博士后研究。

“無論科研還是教學,我感覺自己與高校的節奏很合拍,回到母校工作我感覺很幸運也很有干勁。”黃曉東微笑著說。2013年12月,31歲的黃曉東作為東南大學海外高層次引進人才,被破格錄用為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副教授,主攻微納電子器件與傳感器方向。此后,他一心撲在工作上,樂在其中,沉迷其中,經常周末也在實驗室潛心鉆研。2014年11月23日,對大多數人來說,只是一個普通的周末,對黃曉東而言卻是難忘的記憶。這天黃曉東對離預產期還有一個月的愛人說:“我要去一趟學校,昨天的數據還得補測一下。”“你放心去吧”,黃曉東聽到愛人這句話,安心地扎進了實驗室。不料,晚上他愛人突然羊水破裂。家人不停地給他打電話,硬是聯系不上。直到晚上9點多,黃曉東結束了測試,這才發現那20多個未接來電顯示,他一反科研時的沉穩冷靜,急忙打車前往醫院,萬幸母子平安。

2016年東南大學MEMS教育部重點實驗室為了完善學科布局,培育新興交叉學科增長點,瞄準了“微能源”這一新興領域。電子學出身的黃曉東被賦予“挑大梁”的角色,擔起了“卡脖子”技術研究的重任。

黃曉東介紹,未來的微型機器人、微型飛行器等微系統只有米粒大小,可用于情報收集等國防領域,在植入性醫療等民用領域的應用前景也很廣闊。但是如何給微系統進行有效的能源供給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相應的方向稱之為“微能源”。國際上關于微能源的研究還很少。相比于傳統的宏觀能源,微能源的尺度效應使得它在設計、材料、結構和制備技術等方面都存在諸多限制,需要采用創新的思路開展研究。

新方向對于在電子領域已卓有成就的黃曉東來說,意味著一切要從零開始,因為“微能源”作為新興交叉學科,涉及電化學、材料等諸多領域,這些對他而言都是知識盲區,而且科研平臺也需重新構建。實驗室主任黃慶安教授曾對黃曉東說過:做研究的人要勇于突破自己的舒適區。黃曉東銘記于心,時時用這句話來鞭策自己。

“黃老師的辦公桌上經常文獻堆成一摞,而且上面還有用紅筆、黑筆、鉛筆做的筆記,這還只是他一周的量”,研三學生張菲滿是敬佩。面對知識盲區,除了看文獻外,黃曉東從頭“啃”起電化學、材料等專業書籍,還經常利用學術會議的機會到會場向同行請教,遇到來實驗室用電鏡的相關專業學生也會“抓住”不放。“那時我就像是從頭讀了一個博士”,他開玩笑地說。“不過科研對我來講,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件有興趣去做而且很想做好的事情。”他多次這樣說。

科研上,黃曉東可謂“拼命三郎”。剛開始研究“微能源”的兩年,黃曉東沒有任何成果發表,但他從不叫苦,從不抱怨,始終在踏踏實實地積累著,從無到有。從微納電子器件領域的研究到微能源研究方向的開拓,黃曉東和他的團隊夜以繼日,努力拼搏。遇到技術難題需要攻關時,他總是和學生一道堅守在實驗第一線,親力親為。“直到去年,微能源的研究算是入門了,也初步取得了一些結果,不過更漂亮的成果還在后面。”黃曉東自信地說。

“十年磨一劍”,黃曉東厚積薄發,開始嶄露頭角,取得了一系列原創性成果并贏得了良好的學術聲譽。2016年至今,黃曉東擔任IEEE電子器件與固態電路國際學術會議的程序委員會委員或共同主席,2018年獲江蘇省優秀青年基金資助,并先后入選了江蘇省雙創、江蘇省六大人才高峰、江蘇省青藍工程優秀青年骨干教師和中青年學術帶頭人等人才計劃。僅2018年他就在“微能源”領域的權威刊物連續發表了4篇SCI論文。

“希望我的學生能站在我的肩膀上”

教育是一種傳承。2007年,當時還是碩士生的黃曉東撰寫的一篇論文被國際權威會議錄用,他受邀到美國亞特蘭大作口頭報告。這對于當時連國內大城市都沒去過幾個的黃曉東而言,出國是想都沒想過的事情,一下子被推上國際講臺,他著實有些忐忑不安。“優秀的學生應當到國際舞臺上去歷練”,黃慶安教授給了他莫大的鼓勵,還毫不猶豫地資助他去美國開會,而且細致地教他著裝和其他會議禮儀。分會報告一共安排6個主講人,其余5人分別來自德國卡爾斯魯厄理工學院、英國劍橋大學、美國佐治亞理工大學、荷蘭特溫特大學等世界名校,黃曉東是唯一來自亞洲的學者,也是其中唯一的碩士生。在提問環節他有些緊張,以至于有個問題沒聽懂。這時黃慶安老師從聽眾席站起來,給他做起了翻譯。事后黃慶安老師對他說:“這都沒什么,關鍵是你得見識過這樣的場面,才知道如何與國際同行進行交流,才可能做出國際認可的一流成果。”

“我很感激成長過程中遇到的師長,他們亦師亦友,總希望自己的學生更優秀并盡己所能地把學生往前推”。2009年初,黃曉東決定申請到香港大學讀博,但離3月份的正式申請僅有不足兩個月的時間,他感到前途未卜。這時秦明教授鼓勵他道:“沒關系,如果香港那邊沒申請成功,你就回到我這邊來讀博好了”,秦老師的一席話滋潤著黃曉東的心田,讓他的顧慮一掃而光。在香港大學讀博期間,他和導師PT Lai教授在實驗方案上有時會發生分歧,最終導師總是放下自己的身份和威嚴,鼓勵他沿著自己的方案先試試。博士畢業后,他和導師談起了做博后的打算,聽到這些導師馬上動用自己的人脈,積極幫他聯系了香港科技大學、多倫多大學和斯坦福大學等眾多知名高校。剛到香港科技大學做博士后時,Johnny KO Sin教授對他說:“博士后的合同可以是3個月,也可以是3年,以有利于你的學術前途為準。”“求學過程中的點點滴滴至今歷歷在目,這些塑造了我的今天”,黃曉東說:“我也希望我的學生能夠站在我的肩膀上更進一步。”

黃曉東教學歷年都受到師生的廣泛好評。他承擔的本科生課程《固態電子器件(雙語)》是電子學院一門重要的專業主干課程。“每個學生都是一位性格鮮明的個體,一位需要關注和尊重的主體”,講臺上黃曉東很清楚學生的期待,總是循循善誘。“黃老師上課能直接喊出每位學生名字后面的兩個字,很親切”,這一微小的舉動讓研二學生何欣怡印象深刻。

黃曉東還經常“講道理”引導學生:“工程類背景的同學要有辯證思維和系統思維,想到好方法的時候,不妨多想想它有哪些不足之處;碰到不好的一面時,多想想能否實現它的創新性應用,化腐朽為神奇,這其中往往蘊含著重大發現和創新。”他還特別注重培養學生的創新思維,“我提的問題在課本上找不到答案,大家不要急著翻書,先用心地想一想”。

“研究的目的是去發現現象并找出規律,而不是單純地把實驗做得有多好、性能提的有多高,實驗數據沒有好壞之分,關鍵是要找到其中的規律。”博士生張超對這句話有很深的體會。一次,張超泄氣地拿著一堆雜亂無章的數據找黃老師討論。“本來以為他在吹牛,沒想到他說完‘我們一起來看一下’,就拿起筆在那兒畫,畫著畫著規律就顯現出來了,當時就超級佩服他”,張超難掩激動地說。

“在他的課堂上,他總將深奧的電子原理講得生動有趣,他用自己的人生經驗為我們指引方向。才高八斗,他與同學們打成一片;學富五車,他把智慧灑滿課堂。”這是2015級學生在黃曉東獲得“第13屆東南大學吾愛吾師—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最受喜愛的老師”時給他的頒獎詞。

近三年來,黃曉東指導的本科生畢業設計連續獲得校級或省級優秀本科生畢業設計論文;他鼓勵研究生要做“有原創性、有深度”的研究,所指導的研究生能力突出,成績優秀,全面發展。師生關系和諧融洽。2016年的一個傍晚,學生石晶晶和張菲突然推開辦公室的門,很靦腆地站在黃曉東面前,說道:“黃老師,今天是您孩子的生日,我們買了個蛋糕,祝他生日快樂。”黃曉東的臉上閃過驚訝,隨即一股暖流在胸中彌漫開來。

“他總是在一點一滴之間與人為善”

黃曉東身上有著一種特有的東大人情懷。他具有國內外知名企業的工作經歷,也有境內外知名高校的求學經歷。 這些經歷原本像是散落的點,回到母校工作后,這些點在他的心中逐漸形成了一條清晰的線,讓他更加深刻體會到:當今社會不只需要默默無聞的總工程師,更需要“敢做、會做、敢說、會說”的人才,這是他對新時代東大人的期待和定位,也有機地融入他平日的課堂教學和人才培養中。

“積小善為大善,善莫大焉”。《電子器件(雙語)》的課堂上,黃曉東分享著一個親身經歷的事情:“橘園食堂地面上有個插座彈起來了,經過的學生都被絆了一下,事后每個人都皺了下眉頭,露出各種表情,但就是沒人回頭踏上一腳。”這讓黃曉東很沉重。他經常用類似的一些小事告誡學生,如果你想取得和別人不一樣的成就,很多時候就需要這樣“順便踏上一腳”的努力。他說這就是“善”,是“擔當”。擔當應當成為東大人日常生活中的一種自覺習慣。

在工作中,黃曉東對于集體的事情總是很熱心,主動擔當,樂于奉獻。有一次,實驗室過道的一塊瓷磚掉了下來,過了好久也沒人修。黃曉東來到實驗室外的工地,要了些水泥,動手把瓷磚貼回到墻面上。這件事很小,卻看在同事的眼里。同事們這樣評價黃曉東:“他總是在一點一滴之間與人為善。”“他有格局,也注重細節,但凡他承擔的事情,總是讓人很放心,他總能辦得妥妥帖帖。”

意識到高校實驗室安全問題事關重大,黃曉東自告奮勇,主動開展了實驗室安全培訓,做起了“義務勞動”。除了主動承擔起實驗室的研究生新生和本科畢業設計生的安全培訓,還針對研究生開設了《MEMS工藝與安全規范》課程,并為此編寫了符合實驗室特點的講義。原本枯燥的規范在他深入淺出、詼諧幽默的講解下一如既往地變得生動有趣,學生普遍感覺收獲頗豐,甚至還有一些學生意猶未盡,甚至提出:能否把這門1學分的課程調整為2學分的課程?

在黃曉東心中,回到母校工作是他最正確的選擇。他第一次踏入四牌樓校園,便深深地為東大悠久的文脈所吸引:茅以升、葉企孫、楊廷寶、泰戈爾……這些只在書本上見到的名字,突然在眼前變得鮮活、親切起來。在談起他學生時代獲得的眾多榮譽時,2005年他代表學院捧獲的“東南大學校史知識競賽一等獎”的榮譽最讓他稱道,至今他仍對東大的輝煌歷史如數家珍。“東大的事業薪火相傳,每一代東大人都負有自己的歷史使命”。他希望通過自己的執著和擔當,為東南大學培養新時代領軍人才貢獻自己的一份智慧和力量,在這片人杰地靈的沃土上奮斗自己的青春,收獲自己的未來。

“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清代詩人袁枚這首小詩《苔》,質樸無華,卻蘊含著豐富的生命意義。苔花即便如米粒般微小,也有著無限的生機和活力,能如牡丹那樣盡情綻放,高貴完美。生活中每個平凡人,就像生長在角落里的苔,不起眼卻悄悄綻放著青春,憑著執著的信念,向著美好的未來,煥發“平凡而又不凡”的生命光彩。(湯海林 宋業春)

  

人物簡介:黃曉東,1982年9月生,東南大學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博導,先后入選江蘇省雙創、江蘇省六大人才高峰、江蘇省青藍工程中青年學術帶頭人等,江蘇省優秀青年基金獲得者,現任IEEE電子器件與固態電路會議技術委員會委員或共同主席。本科和碩士就讀于東南大學、博士就讀于香港大學(提前畢業)。研究方向包括:微能源與微系統、MEMS傳感器、納電子信息器件與技術,發表SCI論文 30多篇,授權專利10余項。教研方面,獲東南大學第24屆青年教師授課競賽二等獎、第13屆吾愛吾師-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最受喜愛的老師,指導的本科生畢業設計論文多次獲得校極以上優秀論文。


【院系薦語】大量青年骨干教師的投入和奉獻正在且已經是我校“雙一流”建設的重要支撐。也許現在的他們還沒有那么多耀眼的光環,但只要堅持習近平總書記“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實學識、有仁愛之心”的教誨,必然可以在平凡的教師崗位上取得不平凡的成績,為實現“建設教育強國、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新時代教育新使命添磚加瓦。 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黨委書記 湯勇明


  


最新更新

一周熱點

返回原圖
/